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抓码王 >
霸王别姬——烟花与泡沫
发布时间:2019-07-10

  电影《霸王别姬》,唯一一部同时获得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大奖、美国金球奖最佳外语片的华语电影,1994年张国荣凭借此片获得第4届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特别贡献奖,2005年《霸王别姬》入选美国《时代周刊》评出的“全球史上百部最佳电影”。

  有无数的评论家,知名的或不知名的;亦有无数的观众,年幼或年长的,已对其进行过褒贬;因此,笔者便不再行“炒冷饭”之举,而是想联系原著,浅析两者结局的区别。

  电影中,程蝶衣毅然自刎于宝剑之下,“不疯魔,不成活”,他应证了他曾经立下的誓言,“说好的是一辈子,少一年、一个月、一天、一个时辰,都不算是一辈子。”

  戏曲中的项羽愣住了,他说,“哎呀,”遂含泪上马应战。现实中的段小楼也愣住了,他说,“小豆子呀!”可是他的战场呢?是这里空旷的戏院?抑或门外现实的人间?

  李碧华先生笔下的情节更为残酷,段小楼与程蝶衣再相见时已是两位年逾花甲的老人,段小楼另娶了妻,是茶叶店里头办公的;而蝶衣昔日的辉煌则令他当上某京剧剧团的艺术指导。

  “汉兵已略地,四面楚歌声。君王意气尽,贱妾何聊生?”唱着唱着,程蝶衣心一横,拔剑往脖颈抹去,“我这辈子就是想当虞姬!”

  他想起了曾经的好日子,那真是场美梦,甚至是妖梦。梦醒的时候,段小楼告诉他,“戏唱完了。”

  小楼留在了香港,现在他最懊恼的是自己将无立锥之地,他想找个澡堂子泡一泡,但是——啊,他熟悉的浴德池,也没有了。

  有朋友说过,她更喜欢电影的结局,其实我也是,我想,或许大多数人都是。电影中的程蝶衣活得轰轰烈烈,死时也是轰轰烈烈,临死的程蝶衣还是那千娇百媚的虞姬,而段小楼在那一刻,是为虞姬痛心的霸王,是为程蝶衣惋惜的段小楼。电影将他们定格于传奇中。

  试问,程蝶衣垂垂老矣时是何模样?至少我在观看电影时我实在想象不了,我也想象不出蝶衣屈服于现实——从虞姬的梦中醒过来的样子。然,书上,一笔一笔,写得清清楚楚,写得鲜血淋漓,这是现实的泡沫,这也才是人生。

  固然,现实的泡沫实在是令人丧气,但至少,至少在我们还可以不向命运低头的时候,把我们的人生轨迹绽放成一束烟花,书写成一部传奇。

  本文参考到的素材有:百度百科《霸王别姬》、电影《霸王别姬》(陈凯歌导演)、书籍《霸王别姬》(李碧华著)4887铁算盘资料正版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